从早教社区到启蒙教育,叽里呱啦走过的在线教育

发布时间:2019-03-29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许可欣,叽里呱啦联合创始人

同窗、同事、夫妻历来是最常见的创业搭档,许可欣和谢尚毅则完整占据了这三点。他们是一起赴美读书的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后在同一家创业公司共事,成为夫妻后又在 2014 年一起开始了创业。

大四时,在伊利诺伊大学读书的谢尚毅在 Slide 校招时加入,是公司的第二个产品经理。不久后,从纽约大学毕业的许可欣也跟随他的脚步成为这家创业公司的一员。Slide 主要基于 Facebook、MySpace 等平台开发应用插件,在 2010 年被谷歌以 1.82 亿美金收购,谢尚毅和许可欣也因此进入谷歌。

套用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许可欣和谢尚毅都属于迟早要创业的人。毕业便加入只有二十几人的创业公司,公司被收购后,他们也始终在内部不断推动新的业务。2011 年,为了帮助拓展中国市场,吸纳国内互联网资源,谢尚毅和许可欣一起在上海设立了 Slide 的中国办公室。只是没过多久,谷歌关停了 Slide 应用,后者在中国的计划也不了了之。

和很多创业者不同的是,在决定新的创业后,两人没有保守地选择边走边看,而是一开始便从谷歌果断辞职,全力投入。结婚后升级成为父母的机缘让他们找到了启蒙教育的方向,并有了第一款早教产品 Knoala,这是一款通过早教游戏帮助父母对学龄前儿童进行智力开发的应用。

叽里呱啦联合创始人许可欣

2014 年,已经决定回国创业的许可欣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真格基金 CEO 方爱之,在第一通两个多小时的越洋电话里,许可欣介绍了仍在迭代的 Knoala,并解释了自己的构想,方爱之听完直接表达了“要投”的意愿,很快和宝宝树共同给出了 85 万美金的天使投资。当时许可欣和谢尚毅的这个创业团队还只有 5 个人。不同的是,在综合投资人的建议后,Knoala 以早教游戏为主的产品路径很快被放弃,升级为聚合年轻父母和早教资源的“资源+社区”产品叽里呱啦。

从 2014 年底到 2016 年初,在几乎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叽里呱啦用户量凭借 APP 自然增长达到近 600 万。但社区模式的瓶颈在于,内容沉淀的同时,无法对儿童教育形成直接引导,进而更持久地留住用户。也因此,叽里呱啦在 2016 年开始向 0-8 岁的启蒙英语教育转型,并在 2016 年 5 月上线了第一套体系课程。许可欣和谢尚毅因此走访了国内外大量幼儿园、小学与早教机构,结合国外教研标准,重新组织教材,设计课程。

在在线教育频繁刷新的巨额融资记录下,叽里呱啦一直保持平稳的融资节奏,在 2015 年、2017 年、2018 年曾先后获得涌铧投资,挚信资本、贝塔斯曼,红杉中国的投资。2017 年,叽里呱啦也开启了在线一对一、数字化课程、电商的商业化,开始全面的自我造血。

在线一对一是近几年最受资本热捧的领域,它客单价高,起量快,可以带来非常亮眼的流水数据,VIPKID、哒哒英语都是被资本追逐的一对一热门公司。叽里呱啦基于原有的用户积累,获客成本较低,加之客单价相对较低,在行业进行烧钱的流量大战时,曾经创造过不错的用户增长。但不到一年后,叽里呱啦就主动暂停了这项业务,许可欣对其的解释是:1.对启蒙阶段的儿童来说,一对一无法形成有效互动,学习效果难以量化;2.一对一英语只触及了“听说读写”中“说”的维度,同一水平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内,难以创造最优的学习成果。

2017 年 7 月,已经拥有 800 万用户的叽里呱啦上线了第一套付费课程,并很快实现了盈利。到这一时期,叽里呱啦依然没有在流量上花费大量资金。而直到今天,叽里呱啦拥有近 2500 万用户,其中每月仍有 70% 的流量是依靠自然增长。这来自公司 5 年的蓄势,也是在资本收紧的一年里可以展现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沸腾新十年里,我们也将呈现叽里呱啦这一块独特的启蒙教育拼图。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