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城乡社区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田毅鹏:社区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www.doigetadrop.com    
字号:

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在当前的社会形势下,社区治理如何破题?

“破解参与难题是目前社会治理重心下移的一个重中之重的问题。”全国城乡社区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院长田毅鹏近日在接受佛山日报记者专访时认为,社区治理应该从地方性、参与性、内动力、持续性四个方向破题。当前国内已有很多城市开展基层社会治理的探索,要从破题阶段就不“跑偏”,必须紧紧抓住这四个方面,提高社区群众的参与度,解决“弱参与”“冷参与”的现状。

专家简介

田毅鹏全国城乡社区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学会副会长,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发展社会学、城乡社会学等,致力于地方性社会变迁研究,破解社会转型期基层社会治理的难题,试图对中国社会由“传统”到“现代”的转变给出具有解释力的阐释和解说。承担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两项,出版学术著作1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近200篇。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等荣誉称号,2017年入选“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1、抓住“地方性”,社区治理破题才能不跑偏

研究中发现,近年来很多地方很重视社区建设,投入也很大,但是如果没有做好破题,就像孩子写作文一样容易跑偏。社区治理的破题应把握四点核心原则。

记者: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目前推动社区治理重心下移存在哪些难题?如何破解?

田毅鹏:2000年我国开始启动城市社区建设,十八大前后又将社会管理转向社会治理,并将基层治理推进到农村社区。在这个过程中,基层治理取得了很大成就,建立了比较完备的硬件体系、组织体系、规制体系、参与体系,但也面临着一些困境,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参与不足,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城市社区。

由于社会的高度市场化,居住分异化以及陌生人社会,市场服务体系的替代,导致城市社区居民对社区公共事务参与热情不高,被称为“弱参与”“冷参与”。居民参与度低导致自治和服务功能无法彰显,社区也就无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共同体,而往往沦为“原子化”的个体,如此便导致在社区遇到问题时无法作出回应。

如何破解参与难题,是目前基层治理重心下移的一个重中之重的问题。

我在研究中发现,近年来很多地方很重视社区建设,投入也很大,但是如果没有做好破题,就像孩子写作文一样容易跑偏。我认为,社区治理的破题应把握四点核心原则。

第一是地方性的彰显。什么是地方性?中国国土辽阔,导致社区类型的丰富性。以南海为例,它处于珠三角的核心地带,这样一个区位有何特点?城镇化速度快,出现了很多外来人口,这是它的地方性,也是最大的特点。只有抓住并破解地方性,社区建设才能破题,才能找对路子往下走。

第二是强调参与性。“参与”实质上是基层社会活力的释放与激活。社会是一个生命体,自身具有活力,但是由于高度城市化以及居住空间的隔离、市场化服务的丰富,导致社会呈现“原子化”态势。所谓“社会原子化”,主要是指由于人类社会最重要的社会联结机制——中间组织(in-termediate group)的解体或缺失而产生的个体孤独、无序互动状态和道德解组、人际疏离、社会失范的社会危机,它使社会处于一种松散化和碎片化的状态。

如何重新激发群众的社会活力?活动取向是一种重要的手段。让群众通过活动建立起一些互动关系、固定联系,再强化一些网络,使得社会活力得以像修复自然生态那样一块一块地形成绿洲、平原、草原。社会关系生态的修复也要从楼道开始一块块恢复。我认为这就是十八大、十九大所阐述的社会活力。

第三是寻找可持续的动力。这种动力应该有价值观、有骨干群体的支撑,这个群体就是党员群体。党员为什么有价值的动能?就是因为党员具有先进性,有“不忘初心”的使命感。当社区激发起党员的动能,党员的带头作用就能在社区里得以体现。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