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消费潜力释放的着力点

发布时间:2019-03-29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作为连续五年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消费”在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被多次提及。《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要清醒看到我国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挑战,这些问题和挑战当中包括“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消费增速减慢,有效投资增长乏力”。如何持续释放消费潜力?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李奇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逆周期的刺激政策,虽然对消费有一定托底作用,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需多举措同步发力,包括坚持“房住不炒”的政策、稳定就业、收入分配中加大向居民部门倾斜以及满足居民消费升级的需要。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李奇霖

  《金融时报》记者:请您梳理一下,过去十年我国消费趋势发生了哪些变化?

  李奇霖:总量上看,2008年至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整体在持续回落,从2008年的21.6%下降到2018年的9.0%。一方面与收入增速放缓有关,两者的走势基本一致;另一方面,则是服务型消费占比提升后,只统计实物消费的社会消费品总额的增速,会比包含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的整体消费增速要慢。虽然消费增速也在放缓,但下滑的节奏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慢,因为有服务业的支撑。

  结构上看,处于不断优化的过程中。消费大致可以分为生存型消费、发展型消费和享受型消费,生存型消费比例越低,意味着消费层次越高,因为居民在满足基本的需求后,有更高比例的资金用于其他消费。

  恩格尔系数是反映消费结构的一个指标,指的是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城镇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从2008年的37.9%下降到2018年的27.7%,农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从2008年的43.7%下降到2018年的30.1%,下降幅度都超过10个百分点。

  近年消费升级的趋势也没有变。2018年年中,关于是否消费降级的讨论较多,理由包括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持续放缓以及拼多多的崛起。

  前面提到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只统计了实物性的商品消费,不包括服务消费。反映消费的更广义指标—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2018年同比增速6.8%,高于2017年的5.9%,整体消费其实没有那么差。

  而拼多多的快速崛起,并非原来就处于较高消费层次的人群出现消费降级。而是在地区差距、城乡差距仍然比较大的今天,拼多多通过“共享+拼单”的方式,下沉市场,释放了低线城市和农村人群的消费需求。相比于这些人,自媒体拥有更大的话语权,用拼多多的崛起来传播焦虑。但对这些低收入人群来说,拼多多的出现,带来了更多消费机会,消费其实是得到了升级的。

  《金融时报》记者:正如您刚刚提到的,一方面,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一直在提升;另一方面,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回落至9%,自2004年以来首次跌破了两位数。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李奇霖:从限额以上批发和零售业的数据看,2018年增速下降比较快的主要是汽车和地产类消费(包括家电家具、建筑与装潢材料等),大部分必选消费品并没有出现趋势性下降。

  2017年限额以上汽车零售额同比增长5.6%,而2018年这一数值降至-2.4%。汽车销售增速放缓,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经济下行过程中,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也从2017年的8.3%下降至2018年的7.9%,收入增速放缓对汽车等高价格商品消费有一定压制。二是P2P暴雷、股市大幅调整,财富效应也对汽车消费有负面冲击。三是2015年开始对小排量汽车、新能源汽车实行减税,税收优惠政策截至2017年年末,这透支了2018年的汽车消费需求,也提高了2017年销售额的基数,导致2018年的汽车销售额同比持续下降,全年增速为负。

  地产链条上的消费,是商品房销售的滞后指标。这一轮地产周期的销售高点在2016年二季度,此后整体不断下降,家具家电、建筑与装潢材料等消费品增速也随之回落。而且与以往不同,近年房地产销售中,有相当比例是用来投资和投机的。2016年开始,国房景气指数与限额以上家具、家电与建材销售同比出现背离,国房景气指数持续处于高位,但地产相关消费增速持续低迷。这意味着有不少房子销售出去后,是用来投资或者投机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出于刚需而购房的比例不足三成,而出于投资或投机目的购房者,往往不会购置家具家电、装潢等地产相关消费品,进一步限制地产类消费的上升。

图说天下